清水模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水模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少年Twitter之烦恼CEO遭疑公司愿景不明确

发布时间:2020-03-23 12:16:48 阅读: 来源:清水模板厂家

11月7日,据华尔街日报网站报导,迪克?科斯托洛(Dick Costolo)处于一个十字路口。今年5月,由于投资者担心公司的增长停滞,Twitter股价下跌至有史以来最低点。以后数周,科斯托洛召集公司管理层举行了一系列会议。

在一次会议上,他在白板上画了三个圈,“这是公司未来的战略”。第一个圈代表着Twitter的核心用户群,第二个圈代表访问Twitter网站但不登录的用户,第三个圈代表阅读“镶嵌”在其他网站上Twitter内容的用户。科斯托洛说,他要吸引这三类用户,而非仅仅是活跃用户。

这是Twitter团队首次听到科斯托洛的这类说法。在被要求解释公司战略的变化时,科斯托洛说,公司需要重视更多的受众,而非仅仅是每个月都会登录服务的活跃用户。目标是不要让媒体和投资者比较Twitter与Facebook的用户数量。后者的用户数量是Twitter的5倍。

这次战略变化反应了科斯托洛跳跃性的管理风格。这类管理风格使他受益不浅,尤其是在Twitter发展的初期阶段。科斯托洛帮助把Twitter由一家创业公司打造成上市公司。Twitter目前市值约为2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40亿元),成为了一家众所周知的公司和一款强大的通讯工具,使普通民众具有与名人类似的话语权。

接近科斯托洛的人士称,管理上市公司的要求放大了他的管理风格,使得他没法论述一致的企业愿景。上市以来的1年中,Twitter发出的不同信息和一系列的人事变动让投资者感到困惑。人事变动和用户增速放缓表明,Twitter可能上市过早了,还没有来得及制定商业战略。

虽然依然高于26美元(约合人民币160元)的发行价,但Twitter目前的股价比上市第一天44.9美元(约合人民币276.6元)的收盘价低约10%。今天常规交易中,Twitter股价上涨0.47美元(约合人民币2.9元),涨幅为1.16%,报收于40.84美元(约合人民币251.58元)。

虽然第三季度Twitter营收增长逾1倍至3.6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24亿元),但亏损却增加至1.75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8111亿元),主要原因是为吸引技术人才而致使的股票嘉奖增加。

投资者的压力在不断增加。市场研究公司晨星的数据显示,过去数个季度,一些大投资者已出空或减持了股票。第三季度Bill Miller的Legg Mason Opportunity基金出售20万股Twitter股票。截至6月30日,BlackRock出售27.1万股Twitter股票。BlackRock发言人未就此置评。

更多震荡?

截至6月30日,共同基金等长线投资者已将它们在Twitter中的持股比例由去年12月31日的16.3%下调至12.6%,对冲基金——通常是短线投资者,则将持股比例由2.7%增加至5.2%,这标志着Twitter股价将面临更大震荡。Twitter发言人未就此置评。

自Twitter上市以来,科斯托洛已更换或“流失”了5名副手。上周,他任命了公司第五位产品负责人。Twitter上一任产品副总裁Daniel Graf是由科斯托洛从谷歌挖过来的,在这1职位上只干了不到半年时间。

科斯托洛在为Twitter制定战略方面还犹豫不决,给投资者造成了困惑。2012年11月,科斯托洛在母校密歇根大学演讲时把Twitter描写为一个“全球性的城市广场”。在提交招股说明书前,Twitter放弃了这1说法,摇身一变成为面向公众的实时通讯平台。随后,科斯托洛还曾把Twitter称作“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伴侣”和“世界上最大的信息网络”。

科斯托洛还改变了他对Twitter商业计划的描写。在Twitter上市后的第一次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科斯托洛强调了将核心用户群打造为更大、更活跃的受众群的重要性,“使之覆盖地球上的每个人”。

不解释创收战略

Twitter高管没有解释公司利用范围更大的受众群创收的计划。Miller说,“我认为Twitter有着巨大的潜力。但是,它能利用自己的流量创收吗?能进一步提高用户粘性吗?这是两个需要回答的问题。”

在今年夏季与科斯托洛会晤时,Miller对前者表示,新用户很难弄懂如何使用Twitter的网站,Twitter应当提供相应的帮助。科斯托洛的回应是,“我们斟酌过这1问题,但我们认为人们能够搞清楚如何使用Twitter。”

科斯托洛在最近的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表示,Twitter在采取措施,方便新用户注册和使用服务。

Allianz Global旗下科技基金高级投资经理Walter Price表示,受产品问题和管理层变化的影响,他减持了Twitter股票,“我感到非常困惑,在公司战略和如何履行战略方面,Twitter内部存在冲突”。在谈到科斯托洛时,Price称,“人们已对他失去信心。”

创业老手

在2009年加盟Twitter前,科斯托洛帮助创建并管理过3家创业公司。他还是博客内容管理服务FeedBurner CEO。FeedBurner于2007年被谷歌以逾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16亿元)收购。

与科斯托洛联合创办过3家公司的Eric Lunt说,“在公司发展的进程中,科斯托洛非常善于做出决策,不犹豫不决。”

科斯托洛2010年担负Twitter CEO,下决心给这家年轻的公司带来稳定性。Twitter曾发生两名联合创始人——Jack Dorsey和Evan Williams内哄。

Twitter的新领导层迅速致力于创收、扩大业务,解决基础架构存在的问题,避免几近每天都会出现的宕机。平易近人和幽默使得科斯托洛遭到许多Twitter员工喜欢。他知道所有员工的名字,即便是在Twitter员工数量由2010年的数百人增长到2000人的时候。

困惑和懊丧

但是,科斯托洛的突如其来,而且常常不向其他人解释的决定——包括人事变动让管理高层感到困惑和懊丧,有时乃至会破坏战略的履行,影响士气。

频繁的重组致使基层员工的流失,管理层用高薪为条件要求一些资深员工推延公布离职的消息。随着时间推移,这些员工会逐步不再来公司上班,直至最后离职。

科斯托洛的部份决策还造成了严重后果。2012年,科斯托洛破格提拔其好友Michael Sippey负责公司网站和运用的设计。数个人向科斯托洛建议,由于用户增长放缓,应当从外界选聘负责这1工作的人选。Sippey的不善于沟通和犹豫不决给产品团队带来很大困扰,致使大量人才流失,而且在产品方面几乎没有甚么作为。为此,科斯托洛要求产品团队每周向他报告工作进度。Sippey于Twitter上市2个月后离职。

黑龙江盛京皮肤病医院预约挂号

西安综合医院哪家最好

长沙最好的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