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模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水模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80家手游公司杭州大作战85或在赔钱经营中成为烈士

发布时间:2021-01-22 11:20:29 阅读: 来源:清水模板厂家

还记得10年前,你的手机是什么样的吗?

在黑白的功能机时代,在简单的内置游戏中获得点滴快乐的人们,也许很难想象,10年之后,仅手机中的一个游戏应用,就足以让许多人痴迷沉醉,让许多从业人士为之热血沸腾。

“现在手游业正处在十年一遇的行业机遇中。”这是许多行业大佬的共同判断。

今年上半年,我国手游用户数和销售收入均实现同比100%以上的增长,全年市场规模很有可能首次超过百亿。在前不久举行的长三角手游高峰论坛中,手游平台商杭州斯凯网络CEO宋涛兴奋地表示:“两年前,手游业进入TOP30的标准是月赢收过百万,但到了今年,这个门槛已经变成了千万。两年时间行业增长了10倍以上。”如果这还不够激动人心,那么刚刚过去的9月,微信游戏“酷跑”收入破亿,国内第一款月收入过亿的手游正式宣告诞生。

人才和资本正在疯狂地涌入这个空前的机遇中。在杭州这个手游业的1.5线城市,同样不缺因为一款游戏而迅速暴富的行业黑马,他们成为了后来者前赴后继的旗帜;更不缺怀揣梦想正在日夜苦干的创业青年。但看似风光的背后,逃不开文创产业成功不易复制的魔咒,也摆脱不了“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命运,巅峰之上,已经山雨欲来风满楼。

杭产“手游”打响“卡位战”

“一夜暴富”

杭州一家创投公司最近同时跟几家游戏公司洽谈,这家公司的投资部经理说,现在杭州大概有60~80支手游团队,比较大的公司有10家左右,四五家已经获得了风投,最近大概还有一两家会吸引到外部资金。

今年手游行业产值估计将达100亿元,杭州手游企业在这场争位战中不甘示弱,逐渐崭露锋芒。

杭州每日给力科技在2012年完成A轮融资后,CEO丁懿又陆续接到了十几家投资公司抛来的“橄榄枝”;杭州趣玩数码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移动互联内容供应商之一,也是全球最大的中文在线桌游开发商和中文桌游资讯提供商,是全球最著名的手机游戏开发公司Rovio公司(《愤怒的小鸟》开发者)的合作伙伴;《超级经纪人》自9月6日上线以来便成为了游戏、娱乐行业共同关注的对象,它的开发者也是杭州的空游网络。

从杭州目前的手游市场来看,游戏开发商多如牛毛,规模也有大有小,市场仍处于分散凌乱的状态,还没有哪家公司能够一家独大。

即便放到全国范围,情况也是如此。目前行业内TOP10厂商的市场份额尚不足50%。“现在的乐动卓越,行业老大腾讯都主动跟他们合作,估值起码超过10亿元,你投钱过去人家都不要。我们就是要找下一个乐动,创造一个传奇。”一家创投公司的投资经理对杭州的手游公司前景看好,期待挖出下一座金矿。

“一夜暴富”

2011年上半年,几个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年轻人没日没夜地干了三四个月,开发出的一款名为《文明复兴》的手游,在上线当天就有1000多用户和400多元的现金充值。一年后,这款游戏给他们带来了100多万的玩家和超过1000多万元的收入。这家成立仅一年的公司,风投给出的估值达到5000万。

创造这样“给力”的成长速度的,是杭州一家名为“每日给力科技”的手游公司,这不断地成为人们谈论手游行业造富神话时,一个津津乐道的例子。

杭州趣玩数码开发公司从2009年就开始涉足手游,但一个产品做下来,发现当时的手游市场并不乐观。然而到2012年,“手游突然就有了爆发式的增长,让整个行业措手不及。”趣玩数码副总裁潘武华说。趣玩的业务也出现井喷式发展,当年3月5日,公司成为全球著名的手游公司Rovio公司(《愤怒的小鸟》开发者)的合作伙伴;3月20日,公司开发的《联通·手游世界》平台正式上线。

今年手游行业最大的黑马乐动卓越,去年一度窘迫到裁员度日,今年1月推出《我叫MT》后,立即咸鱼翻身,每月的流水就早已超过2000万元。“现在的乐动卓越,行业老大腾讯都主动跟他们合作,估值起码超过10亿元,你投钱过去人家都不要。”一家创投公司的投资经理说。

此外,《愤怒的小鸟》累计下载量突破10亿次;国内手机游戏中,《大掌门》、《百万亚瑟王》、《捕鱼达人2》等几款明星产品的月流水都在千万元以上。这样的造富神话是萦绕在手游业头上的光环,也成为那些后来者追逐的目标。

大佬来了

两个多月前,杭州网游业的领军企业之一——杭州乐港科技有限公司宣布正式进军手游行业。一个多月前,乐港独家发行的战争策略类手机网游《300帝国》开始封测,其后,还有6、7款手游产品在排队等候发布。

在前不久举行的长三角手游高峰论坛上,乐港CEO陈博毫不掩饰对手游的热望:“2013年手游大的机会来了,现在乐港要发力去竞争。”

这家成立于2008年的公司并不是行业新兵。早在2007年,陈博就曾在手游业小试牛刀。之后,陈博撤离手游行业,成立了乐港科技,靠着手游的原始积累转战网游市场。

乐港赶上了网页游戏最蓬勃发展的好时机。《热血三国》一战成名,总销售超过7亿,《热血三国2》也已经超过3亿。乐港由此成为分公司遍布海内外,业务遍及产业链上下游的集团公司。

今年,陈博带着这些年的积淀重新杀回手游行业。“手游是一个千亿级的市场,绝大无比。”他说,并不后悔2007年的退出,踩准点才是非常关键的,今年,这个点正式来临了。

在手游热的持续发酵下,网游公司发展手游,基本已经成了业内趋势。作为国内最大的网页游戏公司之一,杭州泛城科技有限公司也开始转型,并计划于年内上线至少三款手游,分别为生活创意类手游、古代题材的RPG手游和动作类的手游。

金山CEO张宏江曾表示,“相对来说,页游更轻松,手机游戏也有更多碎片时间,更符合未来游戏的发展,金山游戏新立项全是页游和手机游戏。”而人人公司CEO陈一舟也表示,“今后,人人的每款游戏都将推出手机版本。”

国内著名的游戏制作人之一,杭州趣玩数码开发公司潘武华预测:“现在公众对于手游的认知度很高,我估计三年左右的时间,手游将和网游对分整个游戏市场。”

“一将功成万骨枯”

然而,就在许多新兵在手游战场上冲锋陷阵时,回望整个战场,“战死沙场”的人其实已不在少数。在杭州城西某写字楼内办公的陈峰(化名)曾经是手游战场被看好的潜力股,也曾风光得意,但如今他的手游公司已成为“烈士”。

当记者走进他的写字楼时,这间曾经坐满了员工,人声鼎沸的空间如今只落得堆满电脑,灰尘遍地。而在仍挂着总裁室的办公室里,陈峰正抽着烟,打着手机处理公司停业后的事宜。

看着他忙碌的身影,不禁想起他曾经的风光。

走出校门前,陈峰就与几个师兄弟尝试着进行创业。他们开发的第一款游戏受到某软件公司的青睐,用36万元购买了这款游戏的版权。

“也许,是开头太好,让我们太自信了。”当时年仅25岁的陈峰拿到这第一桶金时,他决心全身心投入手机游戏开发行业,租用办公室,招募人员,开足马力进行创业。当时,他的梦想是成为“陈天桥”第二。

虽然当时有很多人看好他们,但陈峰之后的日子却并不平顺,成本的压力渐渐加重。

据了解,目前开发一款成色较好的手机单机游戏,需要3~4人的工作团队3个月左右的工作;手机网络游戏成本更高,需要10人以上团队1年以上的开发和后继运营,这些年越来越高的人力和房租成本等,都让这些小成本的创业团队感觉越来越吃力。

更为“鸭梨山大”的是发行成本的上升。

目前手机游戏发行分为独代和联运两种模式。独代可以得到发行商先期支付的版权金,由他全权负责推广和运营,但是游戏厂家分成比例会相对低一些。联运的发行方往往自身拥有用户资源,只负责推广,厂家自行负责游戏的运营和客服,分成比例相对较高。

这几年,一方面因为平台方的强势,发行成本成倍上涨。另一方面,全国手游开发商数量急剧增多,每年有三千多款产品撒向市场,许多游戏尚没有见到天日,就淹没在巨大的产品洪流中。

“手游行业,赚钱的可能只有5%,85%的游戏开发者都是赔钱的,还有10%的盈亏平衡。”每日给力科技CEO丁懿说。

月盈则亏,这一自然法则同样适用于商业领域。看似处在巅峰的手游业风光无限,内里已经暗潮汹涌。

轻资产,小成本创业是许多人选择手游创业的重要原因。这样的后果是,在行业高热下,直接催生了国内多如牛毛的手游开发团队,杭州的手游团队同样数量众多,但真正有实力的并不多。

易观国际高级分析师薛永峰说:“相对其他行业来说,手游行业成本较低,但成功率也很低,有很多小团队做出来的产品还没有人知道,公司就解散了。”薛永峰预测,明年上半年,手游市场面临泡沫破裂的重新洗牌。

而即便是那些已经取得了产品成功的游戏厂商,也很难保证下一部游戏依然会火。如果说电影还可以依赖名导、明星获得基本的票房保证,但是在游戏界,第一款游戏成功,第二款就失败的例子比比皆是。成功很难被复制,也不具有持续性。一位创投人士表示,手机游戏的生命力一般只有半年左右,一款成功的游戏推出后,就要考虑推出下一款,但接下来的游戏不一定会火,这也让投资手游公司带着些“赌”的成分。

产品寿命短、用户忠诚度低、缺乏品牌效应,是手游面临的最大挑战。这使得手游公司像时鲜水果一样,不及时卖掉就怕烂在篮子里。随着资本的涌入,这个甫爆发的市场正在加速洗牌。

明年是“死海”

尽管公司的成长在外界看来几乎是一帆风顺,但每日给力科技CEO丁懿在回望当初的成功时,始终有着不一般的审慎:之所以成功,主要是踩准了手游暴发的时间点,在正确的时间进入。“有些事情成功并不是能力怎么样,而是做的是气候。”

丁懿说的气候,是2011年,国内手游市场需求急增,但产品数量远没有现在这么多。“如果说2011年是蓝海的话,那么去年是红海,今年是血死,明天就是死海了。现在的手游行业,其实已经不值得大家进入了。”

在丁懿看来,手游行业现在面临的问题,一方面是竞争的激烈,另一方面是产业链利润的下滑。“从2011年到现在,一个产品的净利润下降了一半以上。人力成本和用户导入成本都涨了很多,平台渠道要求拿更多的分成,发行成本在十倍十倍地增长。从全行业CP(内容提供商)角度来说很有可能是亏损,因为最前面的几家公司把百分之七八十的利润赚走了。”

易观国际高级分析师薛永峰日前也提到,今年中国手游市场的一个关键词是“泡沫”。

他说,2012年下半年,中国游戏市场开始进入暴发式增长,但到现在2013年的第4季度,已经走入一个红海阶段。具体表现在,从今年开始,每个季度有上百款的移动网游撒向市场;A股中游戏概念股股价疯狂增长了 700%;部分游戏产品净利润不足 15%;游戏行业的并购几乎每周都会传来……这都是行业有泡沫的表现。

他预测说,到2014年年中,随着大型厂家进入,行业的成本将上升,渠道价值上涨,游戏推广的成本也将升高,在这个过程中,小的厂商会被淘汰出去,行业将进入盘整阶段。

未来机会在大佬手上

与薛永峰的观点一致,丁懿同样认为,未来的手游市场中,小企业想分到一杯羹会越来越难,更多的机会在大佬手上。

“现在来看手游真正成功的几家公司,很少有入行少于三年的。他们的创始人或公司往往已经在业内做了很多年,也许做手游就这几年的事,但他可能在页游端游或其他领域积淀了很久。”丁懿说。

他说:“将来比拼的更多的是行业的积淀和核心竞争力,现在入行的话,如果没有足够的积淀根本没有办法撑起来。未来手机市场会增长很多倍,但80%可能是属于腾讯、360的。”

在丁懿看来,随着竞争加剧,未来的手游产业链会更加细分。比如发行,以前厂商可以自己去做发行,但现在要找更专业的发行商了。而对做游戏资源的厂商来说,其实就一个事儿,就是把产品做好。“分成几个模块就是把策划做好,把美术做好,把程序做好,合起来就是把产品体验做好”。

不过,正如智能机时代的到来给了手游勃发的机会,在丁懿看来,随着硬件的突破和创新,将来游戏产业还会有其他的颠覆性机会。“前阵子我们买了头戴式的三维虚拟的视听设备,所有的视角和真实的视角一样,加上音效,非常的逼真。硬件的升级会带动游戏体验的升级,也许距离大范围的应用还会有好几年的时间,但我们一直在观察和留意这种机会。”

西游修仙记

jj下载

大公鸡七星彩海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