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模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水模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6000快件20分钟就能分拣好【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20:03:04 阅读: 来源:清水模板厂家

王磊(右一)正在分拣快件。 本报记者寇宁摄

时间:11月6日23时50分至11月7日1时人物:圆通速递工作人员王磊、李梅11月7日午夜0时,山西圆通速递有限公司转运中心灯火通明,各个岗位的工作人员依旧忙碌着。这些工作人员正在忙着网购物流信息的记录和分拣。比如:“11月6日00:00,快件已从太原中转发出,准备发往太原市。”“11月6日01:19,在山西太原分拨中心进行卸车扫描”……这些信息都会显示在物流信息里。物品到了哪个环节,只要查看物流信息,人们就能看到上面那样的记录,一目了然。很多时候,人们会发现好多信息是在午夜后更新的,就是因为有一批日夜坚守在岗位、每件快件都要过目分拣的快递人员。今年的“双11”又是一次网购大“风暴”,对于快递公司转运中心的工作人员来说,他们如何应对呢?他们晚上都在做什么呢?11月6日23时50分,记者来到位于太原市晋源区的山西圆通速递有限公司转运中心进行采访。

“车来了”就是干活命令

11月6日晚,距离“双11”还有5天,根据以往的经验,许多商家都在压货,所以这几天的快件处于“平稳”或者“下滑”期,因为在不久的几天,将会有一场网购“暴风雨”来临。6日23时50分,记者来到转运中心时,看到办公楼一楼近十名员工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休息。难道晚上他们不忙吗?正纳闷时,操作部的孙泽文部长告诉记者,这难得的休息时间并不多,员工们刚吃过夜宵,现在还没有车来,所以能稍微休息一小会儿。话音刚落没几分钟,7日0时07分,在三楼办公室的孙泽文听到楼下有车辆响动的声音,他下意识地来到窗前查看情况,嘴里念叨着“是不是来车了?”果不其然,耳力敏锐的他没有听错,真的来了一辆物流车。孙泽文拿起对讲机:“车来了,赶紧通知所有人员到位。”“车来了”就是干活指令,要过安检的员工们立马排起长队,通过安检后,大家一路小跑到转运中心,准备开始工作。因为工作的特殊性,这里的每一位员工都要进行安检,外来人员不安检是不能进入工作区域的。刚刚到来的是一辆长13.5米、装有10吨货物的物流车。这个偌大的转运中心分有进港(货物从发货地进入到达收货地的暂存仓库称为进港)和出港(货物从发货地暂存仓库中登记出库发往目的地称为出港)两个仓库,占地面积5800平方米,负责山西省所有快件的中转,白炽灯下,轰鸣的机器作业声让这里喧嚣起来,卸货岗、翻面单岗、标识岗、分拣岗等各个岗位上,员工们已经各就各位,进入工作状态。物流车停在相应区域后,一个可以伸缩的传送带伸进车厢里,这样大大方便了卸货,也节省了时间和人力。每一件卸下的快件,都要进行扫描记录,再传送到相应的区域。所以,在传送带的两侧,分别站有工作人员负责卸货、翻面单、扫描、分拣。第一次听到翻面单时,记者有点好奇,这是怎样一种工作?原来,从物流车上卸货时,并不是所有的快递单都朝上,如果不及时翻过来,将影响扫描员扫描,所以有两三名员工专门负责翻面单,传送带的传送速度有些快,翻面单的员工和扫描员几乎不停歇,快件一件接着一件。扫描后,又会有专人负责分拣,如果是太原市内的,会放到另一条传送带,再次进行分拣,如果是太原中转的,则被传送到相应区域。分拣后,这些快件需要做标识,然后再做二次分拣,分到各公司的区域筐里。孙泽文介绍,这辆车里大约装有6000件快件,平均一车快件从卸货到分拣结束,大约需要20分钟就能完成。转动的传送带上,一件件快件被翻面扫描,需要眼睛一刻不停地盯着,没5分钟时间,记者就感觉有些眩晕。“传送带的速度可以调慢些吗?”记者问。孙泽文介绍,目前的速度是25迈,属于正常速度,看似有些快,其实并不快,到了“双11”高峰期时,速度会比这还要快。采访中,这辆可装10吨货物的物流车还没卸完,又陆续来了两辆物流车,其中一辆能装约6000件快件,另一辆能装8500多件。孙泽文介绍,目前每天班上有300多员工,每天的快件量有20多万件,人均经手的快件约1000件,到了网购高峰期,每天的快件量会达到上百万件。

卸货员王磊:刚来时10个手指磨破7个

今年28岁的王磊,1.7米的身高,重65公斤,干起活来十分麻利,不叫苦不叫累,很得领导喜欢,在这里已经工作了两年。为什么会选择这个职业?王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听说挣得多,正好那会儿招人,就来了。”事实上,这份工作并不像他想象中那样简单,刚来的那段时间,因为大量地卸货,他的双手手指被磨破7个,回到家后,母亲心疼地劝他:“要不别干了吧。”在他心里,这点疼痛和辛苦不算什么,自己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就要坚持做下来。那段时间,王磊手上不知道贴了多少创可贴,换了多少副手套,工作起来就忘记疼的他,硬生生地让身体接受了这份工作。采访的当天晚上,王磊在卸货区忙前忙后。起初,在从物流车里卸货;然后,他又翻面单。记者看得有些眩晕,王磊有这种感觉吗?他笑着说:“刚开始有,现在已经习惯了。”听到记者这样问王磊,在一旁的一位同事补充道:出现眼晕是正常的,之前曾有员工在这种状态下晕到呕吐。在另一个岗位上,王磊将传送带运来的快件一件件拿到地面上,每次过来十几件,有重的,有轻的,他来回重复着搬运的姿势。这样来回放,胳膊会酸吧?王磊坚定地说,没事。这些还好,他搬过重的,有将近25公斤,双手拿起来都困难,那个时候会觉得胳膊有些吃不消,但回去睡一觉就没事了。王磊告诉记者,有好些人来了因为不习惯而选择辞职,时间最短的,看了一眼他们的工作状态转身就走了。他坚持下来的原因,除了有他认为的高薪水(除了五险一金,拿到手的有3500元至5000元)外,还有强大的职业精神支撑和鼓舞着自己。在这个工作了两年的地方,王磊还收获了爱情。不过,这个私人问题,他不愿多透露,只说女友也在这里工作。

标识员李梅:一晚上要用掉三支大头笔

今年24岁的李梅是一名标识员,在这里已经工作了4年,她主要负责标识太原市内30多家分公司的快件,在需要标识的快件上写下相应的代码,这样更方便后面的分拣工作。在标识区,和李梅一起做标识的还有其他几位女同事。每一件快件,她们都要过目检查一遍,然后分进各自的区域里。这么多的快件,如何快速而准确地将它们标识分好呢?李梅说,就是通过快件包裹上的订单信息来看,每一件订单上面有一串数字,通过看地址和这串数字,就能很快区分开。“这就是个熟练工,熟能生巧。”李梅说,刚进公司时,会有一个培训考核,标识员最主要的就是记各个公司的代码,比如:杏花岭区代码有51、52、53;迎泽区有62、61、67;晋源区有10;小店区有32、35、36、37、38、40。这些代码代表各分公司,那段时间,她的脑子里全是这些数字,吃饭睡觉时都在背,好在,对数字还算敏感的她很快就适应了这个节奏。每天高强度的工作,李梅早已经习以为常,她的工作状态是人在动,大头笔在记。一晚上下来,能用几支大头笔呢?李梅说,3支左右。虽然已经很熟练地标识这些代码,但在李梅眼前的一块工作区域板面上,还张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不同的数字,空闲的时候,她和同事还会再看一眼,更加熟悉业务。1时许,记者离开时,这里的工作依然在紧张有序进行着。

○记者手记

他们是“双11”最辛劳的人

一件快件从进港到山西,再送到顾客手里,至少需要4至5次分拣,每一次分拣工作,都需要仔细查看上面的地址,然后再进行投放。一个小时的采访中,记者切身体会到快递这个行业内部工作的辛劳。他们中,许多人每隔一个月就要颠倒黑白去上班,忙碌中常会忽略家人的关怀。在转运工作区域,他们用实际行动诠释着敬业和奉献,他们是在你看不见的地方默默辛劳的人,也是每年“双11”后最可爱的人。

本报记者 徐麦丽

无双三国志手游

剑外飞仙手游

三剑豪2无限钻石安卓版